外媒公佈的機長照片,背景疑為飛行模擬器。
  昨天下午,馬來西亞警方對失聯馬航客機機長扎哈里·艾哈邁德·沙阿的住所進行了搜查。據悉調查將包括政治和宗教傾向、機長和副駕駛的出行方式、愛好和行為。馬總理納吉布昨天表示,失聯客機通訊系統高度確認被人為關閉。
  □焦點關註
  警方啟動調查失聯航班機長
  據報道,當地時間14時42分,3名便衣警察在表明自己的身份後獲准進入扎哈里位於馬來西亞雪蘭莪州沙阿蘭市的住所,並於16時46分離開。包括多家外國媒體在內的眾多媒體人員沒有獲准進入住所區域。一位警方發言人說:“由於調查仍在進行,因此我不能給出任何聲明。”
  據悉,馬警方計劃在今天舉行媒體發佈會就搜查情況發表聲明。
  馬來西亞一名高級警方官員透露,調查內容將包括政治和宗教傾向、機長和副駕駛的出行方式、愛好和行為。
  據馬來西亞郵報報道,該報人員14日去了馬航失聯航班MH370機長扎哈里位於拉曼斯里住宅,結果只在裡面發現了一名38歲的女佣。女佣稱,扎哈里家人在航班失聯前一天就搬到他們在梳邦的住宅,中間只是回來拿過衣服。
  >>專家分析

  飛行模擬器數據應該是調查重點
  對馬方啟動對失聯機長調查的情況,反恐專家李偉稱,警方搜查分為刑事搜查和涉恐搜查,正常情況,要搜查一個人的家庭,要有相關許可,比如刑事搜查有嚴格條件,對參與刑事案件的人進行搜查,要有搜查令。但是,涉恐搜查不需要搜查令,如該飛行員存在恐怖活動嫌疑,無需刑事訴訟法的程序。
  “過去你調閱的內容,可以把歷史記錄刪除,現在有技術能夠恢復。”李偉稱,模擬飛行器需要依靠數據庫來模擬,相關地形地貌都會在模擬器里有記錄,隨時可以調取出來,作為參考。
  李偉稱,此前媒體報道,該機長家中有一個飛行模擬器,裡面的記錄內容能否分析他經常模擬飛行地形地貌,是一個關鍵點。掌握飛機的人想要乾什麼,發佈會的內容沒有清晰表現出來,警方搜查機長和副機長的家,具體情況相關部門也沒有透露。
  □機長其人
  講述人:馬來西亞人民公正黨梳邦某國會議員秘書張福明
  最後一次見到他一切很正常
  昨天被調查的馬航失聯客機機長扎哈里·艾哈邁德·沙阿,今年53歲。在同事眼裡,扎哈里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飛行愛好者。他甚至在不上班時,都會在家裡的飛行模擬機內練習飛行。昨天,京華時報特派吉隆坡記者也找到了與扎哈里相熟的朋友,探訪朋友眼中的扎哈里其人。
  在一次社會活動中相識
  張福明是在一次社會政治運動的活動上,認識的扎哈里·艾哈邁德·沙阿,併成為朋友的。而扎哈里正是已經失聯9天的MH370客機的機長扎哈里。張福明記得,兩年前,在一個社會政治活動中,有一名政客正在演講,“看見有個男的在那搬椅子”。活動結束的時候,這名男子又在搬東西收拾椅子。張福明很好奇地走上前去打招呼,對方說自己叫扎哈里。“哇,他居然是波音777客機的機長!”
  張福明說,他完全沒想到一名飛機機長會在活動中幫助收拾會場。而一起聊天后,張福明發現兩個人都有相同的興趣——幫助社會,“我們很快就變得親密了起來”。
  事發的一周前,張福明剛剛見過扎哈里,他們像往常一樣,喝喝茶,聊聊天,“他沒有什麼特別的,一切都很正常,很友善”。
  張福明說,他在3月8日乘飛機到達曼谷下機後才獲知MH370失聯的消息,在確認機長正是扎哈里後,“心情就非常難過”,他給扎哈里妻子發去了慰問短信,但沒得到回覆。“她肯定比我更難過”。
  手工幫朋友製作燙衣板
  此前,曾有媒體報道稱扎哈里和巴勒斯坦籍恐怖嫌疑人穆拉德在菲律賓同城訓練。而穆拉德據信是“基地”組織前頭目拉登招募的第一個飛機駕駛員。
  對於大眾懷疑扎哈里是恐怖分子的聲音,張福明覺得“不可信,也不公平”。
  張福明說,扎哈里是非常熱愛飛行的人,也熱衷分享飛行的樂趣。他還熱衷自己動手做各種手工品。一次,張福明用蒸汽熨斗燙衣服時,不小心被蒸汽燙傷了手,“扎哈里知道後,自己用硬紙殼做了一個衣服形狀的紙板,送給我放進衣服裡面再熨燙衣服”。
  張福明說,扎哈里是一個非常喜歡照顧別人的人,如果飛機上有乘客出事,他一定是第一個衝上去幫忙的人,“如果乘坐飛機時可以選擇機師,那麼他是我的第一選擇”。
  □信息發佈

  馬航稱不再對家屬公佈信息
  昨天中午11點左右,正在麗都飯店舉辦家屬信息更新會的馬航工作人員稱,將有緊急會議召開,建議暫停家屬信息更新會。該工作人員表示,12點50分,馬來西亞總理將會舉辦新聞發佈會,同時向家屬直播,介紹各國協作搜救情況,並對最新情況進行介紹。下午2點20分,電視同步直播發佈會開始。
  10分鐘後,馬來西亞方面的發佈會結束,馬航負責人對在場家屬表示,由於調查性質已發生重要改變,此事目前已涉及刑事調查,根據國際法規定,馬航沒有權力公佈,希望家屬繼續住在安排的酒店,今日將給予新的安排。馬航將繼續為家屬提供服務。
  昨天下午5點,馬航工作人員稱,根據馬來西亞總理髮布會中所給出的通知,今後所有有關MH370失聯飛機的信息更新將由馬來西亞政府權威機構進行發佈。馬航方面將不再進行每天例行的家屬信息更新會。任何後續有馬航向家屬提供協助的信息將會同步在北京、吉隆坡以及其他地點的家屬協助中心進行張貼。
  □家屬反應

  客機疑被劫持家屬反鬆口氣
  昨天下午1點,麗都飯店多功能廳主會場,300多名家屬已提前坐在位置上,通道兩側也站滿了人,每個人都希望這將是8天以來的好消息,緊張的神情溢於言表,更多的是滿懷期待。
  工作人員將投影儀調試好後,電視上一名男子說著馬來語,由於都聽不懂,不少家屬身體前傾,用眼神與身旁的同伴交流,卻不敢開口詢問。直到工作人員解釋,這僅僅是馬來電視臺的天氣預報,大伙長舒一口氣。
  1點30分,原定發佈會時間已到,卻未按時開始。焦慮的男士們走到吸煙區(這裡也有電視直播)。
  2點20分,央視發佈會同步直播正式開始,馬來西亞總理到場,開始宣讀聲明。“最後一次與衛星聯繫時間是8點11分”“MH370可能折返”,其間,有家屬的手機鈴聲響起,被立即摁斷,對他們而言,除了MH370,其他事都可以忽略。
  10分鐘後,發佈會結束,不少家屬當場落淚。
  昨天,馬來西亞方面發佈會中間接懷疑到航班可能遭到劫持。此消息雖仍未能確定飛機位置,但在家屬們看來,不少信息都按著他們所希望的發展,“8天以來第一次鬆了一口氣。”
  今年60歲的王先生,親人乘坐的就是MH370,聽完總理納吉布的發佈會,他認為,事情終於漸漸明朗,“如今至少能確定飛機沒有墜海或空中解體,家人還有生存的希望,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讓人欣慰的好消息。”
  談起這8天的心路歷程,王先生用“七上八下”來形容,由於網絡各種消息和馬航方面的不確定性,讓他們非常糾結,“悲傷、憤怒、絕望、期待,各種情緒此起彼伏,這輩子所有的眼淚都在這幾天流幹了。”
  王先生說,昨天是整個事件的一個重要轉折點,雖然馬航方面沒有權力公佈最新消息,但馬航無法撇清關係,“到底是什麼人有劫機嫌疑,目前仍是未知數,親人沒有順利抵達目的地就是馬航的失職。”
  ■MH370最後聲音

  “晚安”
  昨日,馬方公佈了MH370航班從7日夜間起飛到8日凌晨失聯期間同空管的對話錄音,最後內容為“晚安,MH370”。
  00:25:00飛行員第一次與本地空管進行溝通,請求出發。
  00:26:55一名空管將工作轉交給另一名空管。
  00:27:27聯繫第二名空管,飛機滑行完成後準備進入下一區。
  00:36:30飛行員:“早上好,馬航370”。
  00:40:00飛機開始起飛,起飛後,飛機穩定,並聯繫下一名空管員。
  00:42:52飛機升到180號,即海拔1萬8000英尺。
  空管:“聯繫吉隆坡雷達132.6,晚安。”
  飛行員:“132.6,馬航370。”
  00:46:00飛機升高至2萬5000英尺。
  00:50:00空管批准進一步升高,升到標準海拔3萬5000英尺。
  00:50:09飛行員:“飛行層面350,馬航370。”
  01:19:42空管:“聯繫胡志明,調頻120.9,晚安。”
  01:19:29飛行員:“晚安,馬航370。”
  本版稿件京華時報特派吉隆坡記者梁超李顯峰京華時報記者潘珊菊龔棉王梅聶輝常鑫綜合新華社央視
(原標題:馬警方搜查失聯客機機長住所)
(編輯:SN035)
創作者介紹

徐子珊

uc71uczz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