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報訊(記者汪紅) 在日前召開的“2014年應急管理國際研討會暨首屆中國應急管理學會理論研討會”上,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王宏偉提出,反恐不能僅依靠政府和軍隊,必須讓社會公眾參與,開門反恐,科學反恐。
  王宏偉認為,反恐鬥爭面臨的最嚴峻的挑戰就是去除恐怖主義的思想根源或意識形態根源,去激進化。
  所謂去激進化,就是阻斷公眾接受、實施暴力極端主義的路徑。去激進化手段,包括發展社區矯正,控制宗教極端思想的傳播等。
  王宏偉說,打擊恐怖主義必須要阻斷其融資渠道,而隨著互聯網業務的興起及一些金融衍生工具的出現,僅僅依靠傳統管制手段難以阻斷恐怖主義的融資渠道。
  必須把禁毒、反洗錢等行動與反恐結合起來,削弱恐怖主義的社會支持,形成公安、金融機構、社會公眾全方位反恐網絡。
  此外,儘管我國對槍支爆炸物等管控非常嚴格,但恐怖分子具有高技術化和高知識化,能用日常生活物品製造炸彈,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中,犯罪分子就是用高壓鍋來製造炸彈。
  對恐怖主義的預防和打擊不能單純依賴武力,而要綜合治理;政府、警察和軍隊雖然仍是反恐主導力量,但還要廣泛動員全社會,把游離於體制之外的社會力量吸納到反恐體系中來。
  王宏偉認為,反恐的理念是“打防結合,以防為主”。在防範階段,去激進化非常重要,要通過教育手段,包括學校教育、社區教育和家庭教育。
  同時,情報工作不能僅依靠專業部門和技術手段,專群結合在今天反恐背景下應賦予新的意義。專群結合要求形成警方與公眾之間的合作伙伴關係,應鼓勵社會公眾及時舉報,有公眾的參與,就能及時發現恐怖主義活動的蛛絲馬跡。
  此外,公眾是恐怖分子襲擊的直接受害人,如果公眾有起碼的反恐技能,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遏制或削減恐怖襲擊的負面影響。如果對公眾沒有進行很好的反恐教育,就可能會傳播恐怖情緒,這正是恐怖分子所期望的。
  開門反恐必須是科學的。科學反恐就是要實現公眾理性、有序參與,要培訓社會公眾的反恐知識和技能,否則只可能會增加反恐的行政成本。
  公眾反恐教育包括如何識別恐怖主義、怎樣精確報警、在保護自己的情況下做出最初響應。
  王宏偉提醒,把公眾納入到治恐體系中,要確定社會公眾扮演的角色,應有所為,有所不為。比如,公眾能做的是留意、報送信息,協助警方處置,但不能在缺少人身安全保障情況下盲目處置。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徐子珊

uc71uczz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